每日观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宏观趋势与行业观察

宏观趋势与行业观察

十一期间,互联网金融大佬相继出事

互联网金融是2014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当时的说法是,“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回顾过去一年工作时说“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谈到2015年工作时口径仍是“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但2016年口径变为“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2017年又变为“对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2018年更是“健全对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金融控股公司等监管”,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已没有互联网金融的字眼。
      对照上述政策循环,可以看到,2014年“捞财宝”P2P推出时刚好赶上了风口,但五年间,“顺风口”又变为“逆风口”,全行业都在溃散。

2019年10月1日前后,一些P2P大佬在70周年大庆的喜庆时刻中。黯然落幕。


“先锋系”实控人张振新在困境中去世

作为“先锋系”的掌舵者,张振新的突然离世,给他的继任者及十余万投资人留下了一个破碎的金融版图,也给这个中国最为神秘的资本系族之一,蒙上了一层更深的迷雾。
“先锋系”的危机早在去年下半年就初见端倪,并于三个月前全面爆发,奔走努力的张振新,最终没能等到翻盘的那天。 
7月16日,张振新在与某高管的对话中表示:“天道酬勤,再拼一把。”一周后,他发布内部邮件称,在这个夏天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机。在对广大投资者感到深深歉意的同时,希望用最短时间扭转当下的不利局面。他表示,实体经济的下行使得资产端的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抵押品价值缩水,处置难度增大;同时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和个人。
按照“先锋系”一位核心人士的口径,公司目前手握包括各项金融牌照在内的资产合计超200亿元,但由于都并非十分稀缺的核心牌照,且大多数资产和牌照都涉及到抵押和冻结,再加上整体市场环境的走弱,有价无市,处理缓慢。
至于张振新本人,同样并非人们想象中金融巨头的形象,更像一位朴实书生,甚至有点“老好人”的味道。
上图为“先锋系”实控人张振新
  其人性格内向,说话声音很小,不喜欢或者说不擅长在众多人面前讲话,没有人见过他夸夸其谈高谈阔论,在内部会议上讲话也都是言简意赅。多年共事的人评价他是从来不发脾气,没有见过他大声批评谁。
  “先锋系”发展的前15年时间里,张振新从来没有炒过任何人,个别从外部挖来的高管,试用期觉得不合适后,他都是指示给安排其他工作岗位,再给人家一个机会,认为“是我们找人家来的,不一定真的不行,也许是还没适应,让人家这么走了是我们不负责任”。
  宽于待人的同时,是严于律己。张振新每天大约16个小时都在工作状态,工作群中经常看到他夜里12点发言,早上6点多又在发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8月13日,网信曾举办首场用户见面会,张振新并未出席。先锋集团CEO张利群表示,集团董事长张振新一直在海外处理事情,事实上他一直在主持全面工作,和团队每天都至少早晚有两次视频电话会议。张利群称,“董事长愿意通过他向用户传达自己将对网信负责到底的态度,不会逃避自己该承担的责任”。
  张振新夫妇以及他弟弟已经为公司的业务签署了多个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文件,总金额数十亿元。他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都在公司购买了多个理财产品。
  回顾其商业历程,单纯的善恶评价并无意义,满盘皆输,或许只是一招不慎。
在银、证、保、信四大核心金融行业,“先锋系”真正拿得出手的,应该只有网信证券。2018年中,危机尚未出现时,“先锋系”旗下的中新控股(8207.HK)、弘达金融控股(1822.HK)、平安证券集团(0231.HK)三家上市公司,合计市值不过约240亿元人民币,目前更是只剩约17亿元人民币。
     我们今天所见到的很多金融业务业务,先锋系都是先行者。比如融资租赁,众筹,网贷,第三方支付。
  

证大集团,戴志康自首

戴志康进军互联网金融,重点开展P2P网贷,在大环境的风云变化中把控不好,终于折翅。

据上海警方最新通报,检察机关已于9月27日对戴某康等20余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批准逮捕。
戴志康的企业多以“证大”为名,他也是这次涉事的上海证大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多年前,他给证大确立了“三证四大”的文化,即:证明、实证、亲证,大道、大同、大美、大我。他说,“证”是证明,做给大家看,证明给世界看;“证”是探索、是进取、是创新,无论得失成败,不断努力去实现它;“证”也是一种人生态度,用自己的身、心、灵,全身心地去投入。
     为什么选择P2P小额借贷作为证大的一个产业方向?戴志康说,“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做普惠金融,为人民服务,为那些从银行借钱有困难甚至完全借不到钱、但的确有需求的普通民众服务!……我们的价值初心是没有问题的,是经得起推敲的,是正的,这是我们‘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根本底气,风雨之后必有我们的彩虹!”
      戴志康1987年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研究生部,之后从商32年。如果以1992年组建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富岛基金,出任总经理算起,独当一面已有27年,历经多个周期,算是久经考验。
戴志康生于1964年,50岁那年,证大旗下的“捞财宝”线上理财平台上线,孰料这个“捞财宝”竟成命中大劫。
      戴志康跌倒也是大概率事件,只是何时跌、怎么跌的问题。由于金融活动外部性强,涉众性强,问题一旦爆发就会成为热点难点,靠一己之力难以收拾。
站在政府立场,为维稳计,在出现兑付危机后,肯定希望戴志康“兜底”,承诺自己拿钱偿付给出借人,然后再向借款人追索。而戴志康坚持先向借款人催收,之后自己再补偿一部分。
戴志康是8月29日自首的,此前三天他在给出借人的信中表示,“过去你们的出借资金到了封闭期能很快全额回款,是因为有债权转让的二级市场,现在债转功能停止,钱需要从借款人那里按信贷合同分期还回来。”但出借人觉得分期还款时间太长,同时担心平台方会按每个出借人名下的借款人的实际还款额度回款,等于平台“甩锅”给借款人。戴志康表示,他不会“甩锅”,但确实也拿不出几十亿现金替借款人兑付。于是双方矛盾爆发,经侦介入,僵持不下,戴志康自首。

     前后三十年间,大大小小数十个资本系族先后登场,每一轮宏观经济调整,都有人崛起有人跌落。资本和产业的游戏里,系族大鳄或全身而退,或黯然谢幕,或煊赫高调,或低调潜伏。

这个大戏的尾声,随着曾经的金融大佬戴志康自首,“先锋系”张振新悲情离去,同时期的人评价:“一个资本系族的时代结束了······


©2022  北京融益财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3096号

客服热线:13910754318 客服邮箱 :service@9icfp.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郎家园10号东郎电影创意产业园B区3楼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