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观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投资策略与资产配置

投资策略与资产配置

非标已死,独立理财师当立

非标大势已去?


——这次真的不一样了

几乎已经没有人怀疑非标会不会死,大家只是在争论它究竟什么时候死罢了……

从现在的情况预测,非标未来大幅度萎缩7成以上,具体是什么政策导致这样的趋势?


政策一:停期限匹配。《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银发【2018】106号)关于期限匹配的要求对非标打击最大。

政策二:非非标转非标。2019年10月12日央行发布标准化债权认定细则征求意见,让此前的非非标藏身之处全部被拆。规则明确了银登中心、中证报价系统、理财直融工具、北金所、保交所平台的产品为非标准化债权资产。这相当于过往争论很久的各类非标转标的平台,基本全部被否定,因而可以说这个征求稿是按照最严格的口径执行。

政策三:过渡期再次确认为2020年底。

2017年底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将过渡期设置为2019年6月份,经过多次征求和银行反馈,最后正式稿的过渡期延长18个月到2020年底,而且允许过渡期内老产品募集新资金,对延缓过渡期冲击做了充分准备。过渡期2020年底日益临近,银行用老产品配置新的非标资产越来越难。

政策四:银保监会关于表外理财和表内贷款口径一致的窗口指导要求

对于底层为非标的同业投资,从银监会2017年三三四十检查开始,已经完全参考表内贷款进行要求,凡是表内不能放款的,同业投资和表外理财都不能放款,这点对同业投资的影响基本已经充分展现,2019年不会再有更深度影响。当然需要注意,成立子公司之后,参考表内贷款的要求已经去除,那么子公司的非标放款有哪些额外的限制性规定,更多细节仍然有待明确。对于理财事业部发行理财产品,到目前为止仍然不能突破这个窗口指导,成为影响这部分非标的重要因素。

政策五:证监会关于非标的监管要求

1、证监会实际定义了“非标资产”而不是债权

所以范围比央行的更加宽泛。同时也限定了额度,不超过全部资产管理计划净资产的35%。注意是净资产不是总额,如果券商或者基金子公司大量加杠杆做大标准化资产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