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观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保全和传承

保全和传承

刷新想象力,昂贵的离婚,满满的财富规划技术派!

刷新想象力,昂贵的离婚,满满的财富规划技术派!

北京时间1月9日晚间消息,世界首富、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本周三(1月9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将与结婚25年的妻子麦肯齐·贝佐斯(MacKenzie Bezos)离婚。目前,这位世界首富的身价高达1370亿美金,两人离婚后,财产分割问题成为了媒体和行业最关注的话题之一。

离婚时机需税务规划元旦前后竟然大不同



据了解,贝索斯夫妇在声明中写道:“我们的家人和亲密朋友都知道,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爱情探索和尝试分居后,我们决定离婚,(今后将)作为朋友继续共同生活。”“如果我们知道我们会在25年后分手,我们会重新开始,”他们继续写道。看来双方这个念头由来已久。但是,为啥要挨过2018年,一直到了2019年才公布并离婚?

一位专业人士Elton(美国Anthony Chen CPA PLLC注册会计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和首席税务会计师)讲出原由。核心的原因是因为美国川普税改的新税法第11051节规定,如果离婚日期是在2018年12月31日之后,关于离婚支付的赡养费不再可以在支付方专项扣除列支,也不再在领取方税表合并申报作为综合所得的收入。

解释一下,如果选择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官宣并书面离婚,前妻麦肯齐会付出多大的税务代价。

根据当事方所在的华盛顿州婚姻家事法律,夫妻任意一方在婚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除遗产继承和赠与外,一般均属于共同财产(community property)。另外,华盛顿州法律虽然并没有明文规定要对半平分资产,但规定财产分割的时候必须要遵照公正平等(fair and equitable)的原则。如果前妻麦肯齐按照人们期望和八卦的那样,有较大可能分到至少68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795亿元)的资产,如果这些分割资产全部被界定为离婚赡养费的话,虽然成为全球女首富,但是为此却要付出天价的因赡养费在个人所得税合并申报而火箭式飙升的税负。我们就用2018年度美国税改后个税的最高边际税率37%计算,这还不考虑任何额外高收入人群附加税AMT(有关AMT的介绍和计算请参考我以前的文章),还有奥巴马医保法案没有被废除的高收入人群额外医保税,那么就有可能是高达我们难以想象的天价税负:253亿美元!!!。

原来如此,2018到2019,一夜之间,税法待遇一个天一个地。所以,在美国离婚,需要优先做好税务筹划,才能让相对弱势的前妻不成为被税务局余生牵肠挂肚的人。这个太重要了。


离婚宣布的过程也是殚精竭虑,算计颇多



前几天,杨幂刘恺威突然官宣离婚,但是,内幕爆出,其实已经离婚三年。为什么离婚三年还要装模作样到现在,据说同拟上市的公司西藏嘉行有关。

结婚五年,对赌三年!

2015年9月,杨幂、刘恺威所在的公司:西藏嘉行通过收购持有西安同大 600.00 万股,持股比例 37.15%,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同一天,西藏嘉行以每股78.95元的价格向主板上市公司东方明珠旗下的SMG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增发285万股,共募集资金2.25亿元。

尚世影业与嘉行传媒签署了对赌协议,对公司业绩承诺及股份回购事宜进行了约定:

若公司2015、2016、2017年度三年累计实际实现的税后净利润低于三年累计承诺税后净利润指标的95%(即3.1065亿),西藏嘉行将以15%的年收益率回购尚世影业持有的西安同大不超过285万股的股份。

除了未能完成利润任务,还有两种情况被认为是对赌失败:

实际控制人或核心管理人员或核心艺人离任或退出经营管理工作或解除与公司的独家演艺代理关系的;或公司被申请破产、解散、清算或终止。

出现以上情况,尚世影业都有权要求嘉行方以 15%的年收益率受让尚世影业不超过 285 万股嘉行传媒股份。

对赌协议”本身就具有两面性,投资方出钱给资源,艺人就要在规定的时间内给经纪公司赚足足够的钱。如果没完成业绩,艺人要返还相应的投资金额与现金补贴,如果情况严重,股权也都要被稀释。

如今三年早已过去,对赌协议完成地如何呢?根据年报,嘉行传媒2015、2016、2017年的净利润之和接近4个亿,完美完成任务。

作为彼时核心艺人的杨幂(后来又崛起了迪丽热巴),就一直乖乖地待在公司中,勤勤恳恳忙着赚钱,成为完成这场对赌的中流砥柱。

而且这段时间,杨幂和刘恺威的特殊关系也直接影响到公司的股价与估值,就算早就在2016年就被做尽调的券商人士实锤爆料,还是要继续假装下去,绝口不承认有离婚这回事。

今年5月30日,嘉行传媒在新三板终止挂牌。也就是说,杨幂的上市梦阶段性破灭了。于是,离婚才会官宣爆出。


上市前财富构架保护市值不会受离婚影响



2008年,所有关于龙湖地产上市的准备都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6月11日这天,关于股权架构的一系列动作终于尘埃落定。通过汇丰国际信托,吴亚军与蔡奎各自设立了一个家族信托,将上市公司的股权分别注入其中。随着股权被注入信托的当天起,他们已经是各自分别拥有龙湖的股权。所以,并不是离婚让蔡奎获得了超过200亿港元的财富,而是从信托成立日起,这部分已经是蔡奎的独立财产。信托为独立财产,在离婚时不视为夫妻共有,不需要分隔。也就是说,吴亚军与蔡奎早在2008年6月11日时已经将上市公司股权这一部分财产分割清楚。

2012年11月的龙湖地产吴亚军离婚案,因家庭信托的引入,避免了可能引起的家庭纷争影响到企业运营。

私人财富的保密也是一项重要工作,如果不是上市公司的公开资料会显示股东权益,几乎难以通过其他途径获得家族信托的信息。


©2019  北京融益财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3096号

客服热线:010 64240680 客服邮箱 :service@9icfp.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华里五区18号楼713室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