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观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保全和传承

保全和传承

好与坏,能不能用单一的标准与事件评论香港保险?

 

小编按语

3个月前,一个香港保险理赔的事件刷爆朋友圈。代理人,客户对此众说纷纭,纷纷发表观点。有的说,香港保险就是一个坑,歧视大陆人,不能随便跟着往里跳。有的说,之所以出现这种问题,是因为在之前没有了解好相关规定,盲目购买,自己也需要承担一部分责任。还有的说,都是代理人瞎忽悠,如果不是看着有一些方面比大陆好,我们才不会购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港的保险,或者说境外保险到底靠谱吗?理赔真的有这么难吗?具体情况,你怎么看?


一、 事件始末


4月26日,一名内地投保人在海港城拉起了横幅维权。

大致的情形就像上图那样。经过当事人授权,公众号香港保险圈对此次事件进行了还原。


主要经过如下表:投保人与被保险人为父子关系。

南方医院诊断书

2018年4月26日,A先生在香港海港城门口拉起了横幅维权,抗议拒赔决定。

对此,双方各执一词。香港保诚给出的理由是:

根据阁下所提供的深圳市儿童医院治血液验检报告,本公司得悉受保人于2014年2月起报告显示单核细胞增多。由于上所述资料,均未有在阁下于2015年9月17日签署的“人寿保险申请书”中申报,本公司很抱歉于保单生效日起取消“子女住院优惠计划”、“智安心康健计划”、“终身保医疗计划”及“子女意外优惠计划”,并且不能接纳上述理赔申请,本公司将退回有关已缴付保费。

简而言之,由于A先生在2015年9月投保时,未申报次子(受保人)在2014年2月的首次住院的情况,所以保诚公司根据“最大诚信原则”,主张解除此保单,拒绝赔付相应的理赔款项。

而A先生则表示:

首先,感冒住院发生在A先生坐牢期间,对此他并不知情。

其次,之前的几次住院都成功获得理赔,为何到重疾险理赔的时候要取消保单?

最后,申请重疾险理赔时,投保已经超过2年,根据“不可抗辩条款”,保险公司不可以不赔。(不可抗辩条款是指:保单生效一段时间后,通常为2年,及时发现保单持有人或被保人没有披露所知范围内任何对签发保单的重要事实,如果并无欺诈成分,则保险公司不可以就保单提出争议或抗辩)


至于A先生为何选择“拉横幅”这种方式,小编推测一下,未必准确。


第一,香港的律师费很贵,而且按照小时收费,进入诉讼程序,即便是知名律师也很难估计打完官司需要多久(花多少钱),即便官司打赢了,可能获赔的钱还不够律师费的;一旦打输了,对方的律师费是要原告来出的,保险公司请的可能是名律师,有多贵?请原谅贫穷可能会限制猫妹的想象力。


第二,虽然香港保险有免费的理赔纠纷的救济组织,也就是“保险索偿投诉局”,大家可以去官网看一下,但它只针对100万港币以内的理赔纠纷,而且每宗投诉都需要提供书面材料且平均处理流程4-6个月,从最终结果看,2016年的374宗已经审结的案件中,只有7宗是投保人获得支持。且不说A先生的理赔金额(医疗险+重疾险)可能已经超过100万而无法受理,即便去寻求救济了,等个小半年,成功率可能也只有不到2%。

二、各方观点


正方观点

公号“无趣的Dora”说

评价社会事件,先问是不是,再问对不对,在这起赔案纠纷中,投保人显然有不如实告知的情况。问题是,行为算不算违反最大诚信原则?

这里还要交代一个隐情:在第一次孩子住院时,投保人作为父亲已经与孩子母亲离婚,而且正在服刑,因此对孩子住院并不知情。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孩子的情况情有可原,那么是否违反了最大诚信原则?

划重点:严格意义来讲,仍旧违反了。


最大诚信原则,要求保险活动当事人要向对方充分而准确地告知和保险相关的重要事实。

“充分而准确”是说,对于合同中不明确、不确定的内容,投被保险人应该通过可获知途径予以证实,并根据证实结果填写告知。

放在这个案件中,投保人应该先了解孩子的一切健康情况,确认之后再填写健康告知。“不了解、不清楚”的理由,算是“重大过失未履行如实告知职责”。

公号“大猫财经”也给出了类似的观点


这件拒赔之所以这么轰动,是因为很多人,包括内地保险专业人士,都觉得如果放在内地,不应该拒赔,或者认为进入诉讼后保险公司败诉概率很大:


● 首先,A先生是这家保险公司的老客户,给自己投保,给两个儿子投保,是出于对这个公司的信任,不是故意骗保来的。


● 其次,这次感冒住院是发生在A先生坐牢期间,当时的监护权在他前妻那里,A先生确实可能不知情,因此没告知是情有可原。


● 再次,这只是一次感冒,医院的诊断写的是: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其他诊断:幼儿急疹、继发性血小板减少症、轻度贫血。检查结果中显示有“单核细胞增多”,而后续检查证明已经恢复正常。养过娃的可能都知道,每次验血高高低低的箭头,医生大都会告诉你“没事儿”。很多人不理解感冒这件“小事”怎么就和保险公司拒赔扯上关系了。而且这真的会引起保险公司拒保吗?私下问了一位核保员,单看这个诊断,不会拒保(问的是内地的核保,香港的我不认识,或许香港就不一样呢)。


● 第四,保险公司在拒赔之前,成功的为A先生理赔过5次住院费用,而且第一次理赔资料中已经显示是这个孩子的“第2次”住院。保险公司是否算作对第1次住院知情呢?


但!是!很遗憾,这是香港保险公司的拒赔案例,它适用香港的法律法规,不能用内地的保险法及保险公司的理赔标准来衡量。


划重点:不要以为叫保险就都是一样的,内地与香港的保险“玩法”存在着本质的差异。


反方观点公众号“理财精算盘”认为:


如果你购买香港保险,请注意香港“不可争议条款”的两个限制:

1、欺诈——保险公司认为投保时不实告知事项有“欺诈”成分,保险合同的解除权不受2年限制。同样考虑极端情况:投保人由于疏忽,没有告知投保前的相关住院情况,当合同成立10年后被保人确诊癌症,保险公司认为此未告知事实有欺诈成分,仍可以主张解除保险合同。

2、附加险- 香港附加险部分不受两年不可抗辩期调整。

一方面,香港保险在投保时有更严格的告知要求,的确是“严进”;另外一方面,香港“不可争议条款”对于投保人(被保人)的保护弱于国内《保险法》规定,谈不上“宽出”。

本次涉事保险公司是香港保诚,既是香港公司,又是世界500强的著名公司,似乎在我们的印象中应该是“人性化”操作。但是保诚对于此事件的回应是:

作为一家负责任的保险公司,在致力回应客户所需的同时,亦一直以最专业谨慎的态度处理理赔申请,以保障公司及所有保单持有人的利益。在2017年,该保险公司做出10万+理赔个案,支付超过25亿港元的理赔金。

我们可以看到保诚的回复极其专业,所谓“香港”、“大公司”的“人性化“操作似乎更多是出于宣传的需要,而缺乏实际案例的支持。

公号“小泽晓保”认为:


在香港,而在无限告知的前提下,要求告知一切意味着一切都重要,也就意味着任何事由都可能成为拒赔理由。

举个例子:

一内地投保人于2001年在香港投保了重疾险,在2012年确诊肺癌申请理赔。保险公司在进行理赔调查时,发现投保人在1990-1993年有过静脉注射案例未向保险公司进行告知,保险公司认为上述事项对于承保有重大影响。最终拒赔并退还投保人保费4.2万元港币。

也许很多人觉得,不就是打个点滴吗,有那么严重吗?

在香港,有没有影响不是你自己判断,而是由保险公司判断。


三、你怎样理解


这些观点无论在正方与反方,似乎都有自己的道理,有各类种论据作为支撑。

再此,我们注意到:


很多理财的自媒体或IFA独立理财人士,在解读的时候往往给出如实告知的重要性,而后逐条分析观点,注意事项等;提示购买香港保险在够吗时候一定要注意自身状况,及对于条款的了解程度;另外也提示不要以个案代表全体,不要过分解读;提示香港公司在理赔时有待改善的地方;强调理解客户需求,保险只是解决客户问题的工具,注意工具的使用条件及状况。


而以销售内地保险为目的的自媒体大多在解读时,虽然在开篇也都是点出了如实告知的重要性,可写到中间,都清一色地开始分析香港保险的条款如何如何不利于客户理赔,内地《保险法》如何如何保障客户的利益,理赔如何如何宽松等等,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香港保险理赔难,千万不要买。


无论怎样,以单一要点判断一件事物是否存在合理,是否值得购买,都是存在误区的。


而拉条幅之事出现,闹剧似的行为实则揭开了市场的赤裸现实:


我们大陆的市场是一个保险意识尚未成熟、销售误导屡见不鲜,某些保险公司的傲慢态度及解决问题的方式存在问题、部分监管缺失,最终造成消费者的奇葩行为,认为在内地行之有效的行为,在玩法不同的地方同样有效。

 单一的事件和案例不可怕,而以单一案例代表整个市场的行为才可怕。

©2018  北京融益财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43096号

客服热线:010 64240680 客服邮箱 :service@9icfp.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华里五区18号楼713室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